记录一些自己喜欢的句子


请输入图片描述

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喜欢,却止于唇齿,隐于岁月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该走的弯路,我都替你走过了。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月高天涯路,林深梦追人。去时三十万,独自还长安。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惭携宝剑,只为看山来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让我心醉的似水流年,看我万水千山走遍。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


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


寂寞的是,在生前,没有一个朋友。更寂寞的是,被理解的,都不是伟人。


余情未了必当庸人自扰,物是人非何苦画地为牢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我们始终要失去它


什么时候,你能与一个老人待一个下午,饶有兴趣地听完他精彩或不精彩的人生故事,那说明你已经成熟


经常会有这样的春天,你待在屋子里无所事事。看着窗子外面的蓝天发呆。鸟一闪而过,去了你永远不知道的地方


喜欢早已浮出水面,如今漫山遍野,日后绵绵不绝。


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经历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


要是在暮春时节,看满山暴雨打落花,一定很热闹


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连绵不绝。


若有诗书藏心中,岁月从不败美人


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


容颜会老去,四季不会停。那些散碎在笔尖的光阴,寂静欢喜。


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


夜暗方显万颗星,灯明始见一缕尘


我也说不准究竟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看见了你什么样的风姿, 听到了你什么样的谈吐,便使我开始爱上了你。那是在好久以前的事,等我发觉我自己爱上你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一半路了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生活并不公正,但,这并不是我们随波逐流的理由


你知道吗,这里的天地山水,都是极美。可当黄昏和鸟沉下来,白天,就变得空空如也。你不在身边,一切都是你,一切,又都不是你。


我曾想要踏遍山河过眼千帆,吃最苦的果饮最酸的泉,尝尽世间辛酸,心也磨起茧


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我们讲起年少时,常因短时的无望,联想到今生。那时候的憧憬都好热烈,扬言要受苦,要从蒙昧中解缚。连怀缅方式都妥帖规划。生命虽未完成,但那应该是一种自由


听一首歌里唱“临行临别,才顿感哀伤的漂亮”,像是久远年代,一列怯生生的绿皮火车途经,汽笛哑了,灌满雨声,旅人凉茶烫喉,而山海,山海是人间的月台


日子像是凌晨三点街灯下的薄雾,极力营造出朦胧的美感,风一吹又什么都飘散。


我十有八九的欲言又止,在日后想来都庆幸。而绝大多数的敞开心扉在事后都追悔莫及


有时候,震撼不是因为语句多么华丽,而是其中的内涵丰富深刻。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你是一种感觉,写在夏夜晚风里面


来生想做一只鸟,或者一朵花,自由地,宁静地,安然地独自飞翔,独自坠落,独自盛开,独自凋谢


经一场大梦,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人,生来孤独。唯有与梦作伴。


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我年华虚度,空余一身疲惫,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人生似水岂无涯。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你是四月檐上雨,也是人间惊鸿客。


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纵有万般非吾属,伴得白马啸西风


你我皆风华正茂,梦死方坠暮年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坠暮年,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至 灵魂。


只谈乾坤风月,莫论人间是非


我与春风皆过客 你携秋水揽星河战队


坐在亭子里,觉山色皆来相就


静下来想你,觉得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如果离去是幸,我愿永不归来。


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我终将遗忘梦境中的那些路径、山峦与田野,遗忘那些永远不能实现的梦。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所有晦暗都留给过往,从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后来我终于知道,它并不是我的花,我只是恰好途径了它的盛放。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植荒十年,换得一时春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敏感 胆怯 烂熟 躲在暗处 像你也像我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筵席已散,众人已走远,而你在众人之中, 暮色深浓,无法再辨认,不会再相逢。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竟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我的灯和酒坛上落满灰尘,而遥远的路程上却干干净净。


人间的事往往如此,当时提起痛不欲生,几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场回忆而已


任你是佯装的咆哮,任你是虚伪的平静,任你掠走过去的一切,一切的过去。这个世界上有沉沦的痛苦,也有苏醒的欢欣。


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


于无声处光阴流动,十丈红尘,世俗欢闹。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却看到了人心的浅薄


历经万般红尘劫,犹如凉风轻拂面


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坐前移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吹来的。


若人间有情,那是开始,也是尽头。


不愿清醒,宁愿一直沉迷放纵,
不知归路,宁愿一世无悔追逐。


我醉的恰到好处,听的懂你的话,却不会感到悲伤


但愿淤泥埋夏花 秋树早红叶 清茶当月饮 凉风扫旧凋 冬又逢故人


那时我以为 只要逃出了桎梏 未来便是大好河山。却不曾懂得人生苦难重重 一道也躲不过去


今宵孑立饮风露 明朝独行歌悲赋 天下之大 无我容身处


彼时不知相逢,等闲忘却初衷。


浸于月色或饮一杯浊酒 染入萤火或乘一叶孤舟 这世界还有大好河山 你我还有年年岁岁 夜幕如绸待今生眼底尽收


我伴着孤独成长 一路寂寥又心酸 黑夜长路漫漫无人与你相谈一盏灯照亮旅途驱散薄雾照亮前方 待你找到方向

遇一人,去便饮酒。醉春风,然,草木染青黄。许我写闲愁,轻踏凄凄,清冷梦。故而,看秋水,白月光。


往日情怀化作酒 愿你长醉不复忧


似乎已经与你重逢 在触不可及的光影里 在我南渡北归的路程里 在每一个不愿醒来的梦里


疲惫的生活里,总要有些温柔的梦


某些人和事,哪怕是路边的风景,可是只要看一眼,依然会让人觉得很美好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正视与接纳,装扮与保养,都是源于自爱,并不矛盾。不妄自菲薄,不矫枉过正,不随波逐流,更不固步自封。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只要活着,就不算是悲剧。我们尚在途中,今后仍要继续


眼界的提升,让人发觉过去非常执着于喜欢的东西,不过是沧海一粟


这尘世最擅长的事,大抵就是抹杀疏狂者的落拓,磨平豪纵者的傲骨,斩灭叛世者的孤妄。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人們正直上天堂,人們正下地獄。


所有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你是虚假的春天 是不能同归的殊途,是我年复一年 藏在枕下的春秋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