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太阳,已躲进云层
我已熟习,和万物道别的眼神

错过一些人是毕生修行
即使千年寺庙,也无法私有黄昏

大地不隐藏必然的萧瑟
爱之为爱,正因有星散的不堪

他是过客我也是过客
心存感激,从此迎送每个冷峻的驿站

仁和寺低声告诉我
没人能在时间里赴汤蹈火

——袁绍珊《仁和寺的午后》

最后修改:2019 年 08 月 10 日 07 : 1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