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

#文段摘录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经一场大梦,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天高地迥,南北无边。 到头来,原来吾心安处即是家乡。

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臭万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

人之一生,何其短,何其憾,何其无能为力,何其为造化所弄。 又何以前赴后继,为不可推卸者、孜孜以求者百死不悔。

再长的噩梦,也总有被晨曦撕碎的时候。

言语好似飞沫,有忠言如良药的,也有见血封喉的、勾魂乱魄的,出得人口,入了你耳,一旦你往心里去了,便是让人无形中摆布了你。

有那么片刻的光景,周遭人声鼎沸,唯有他耳畔万籁寂岑。

“那生在破晓之前的人肯定是最幸运的。”谢允眼角微弯,眼角有一层细碎的冰渣,乍一看竟是熠熠生辉,“一生都在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

少年人往往能忍得了痛,忍得了苦,却忍不了辱。

音尘脉脉信笺黄,染胭脂雨,落寂两行,故园有风霜。

乱世里本就没有王法,如果道义也黯然失声,那么其中苟且偷生的人们,还有什么可期盼的呢?

所谓“无常”者,有生老病死、乐极生悲,又有绝处逢生、人非物是。

世情恰如沧海,而凡人随波于一叶。

九式破雪,“无常”一篇,本就该是开阔而悲怆的。

反正本领既然已经不能超然物外,至少视线能好高骛远,这样一来,也让人能有种自己“非池中之物”的错觉。

最后修改:2019 年 07 月 15 日 11 : 4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