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努力,心里的热血就会凉透了。

一开始,少年都有梦想,都渴望燃烧自己变成火焰。
有的人看武侠,会想象自己是天命所归的主角,执剑天涯,惩恶扬善。有的人看电视,想象自己是无双的战将,赤胆忠心,单枪匹马,杀敌千万。

有的人想要执达摩克利斯之剑,掌足够大的权力,茶余饭后,闲言碎语间即可定天下大事,定无数人的命运。亦或想要做商场大鳄,在尔虞我诈的商海中纵横捭阖,翻云覆雨。

有的人会小资一点,想要要成为那种说走就走,敢爱敢恨的男人,带着画笔和书,走在世界的边缘,画吉普赛的女人,画沙漠里的绿洲,画埋葬了海盗的加勒比。或是把所见所闻记下来,到一个地方就用一个故事换一夜的酒。

而我的梦想,是有一个最心软的姑娘,她腿长腰细奶大嘴也大,她笑起来要像新垣结衣一样温暖,我可以拉着她的手,肆无忌惮的胡说八道。我给她讲最不好笑的笑话,她也会笑的前俯后仰。

我们定了自己要杀的人,要做的事,也定了自己要睡的人,似乎生活已为我们搭好了一个盛大的舞台,就等着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

可是世界上舞台这么少,需要的主角更少,大多数人都会沦为配角,龙套。

我们长大,肚子里的柴米油盐,屎尿嗝屁越来越多,我们发现武功并不存在,世上也没有等着我们去屠的恶龙,甚至姑娘们心似乎都在一夜之间变得硬了起来,没有人耐心听我胡说八道,无法无天。
我们一下子都变成了相同的样子,蜗居在城市的一隅,朝九晚五,默默打卡,慢慢升级,这样我们才可以保住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方寸立锥之地,好一点的或许还可以给自己的姑娘定期清理一遍淘宝的购物车和信用卡的账单。

有人说这是成熟的表现,我看更多的是在现实的沼泽里愈陷愈深。我们被生活的洪流洗去了棱棱角角。年龄渐长,胸腔里的热血似乎在慢慢冷却。心中曾经那个渴望燃烧的少年也如这碌碌众生,苟延残喘。

理想这个词似乎被我抛在了身后十万八千里。我们甚至偶尔会嘲笑那些嘴边还挂着屠龙救公主,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惩恶扬善,为民请命的中二少年。我们这一生的意义,好像变成了在这钢筋混凝土构筑的森林里不断把氧气转变成二氧化碳。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里会为此不安,整夜整夜的想这样下去我是不是在老了会后悔不已,是不是我心中的小小少年会在某个夜晚突然执剑出现在我眼前,一剑了断这浑浊不堪的日子。是不是我这一辈子,都不能说走就走,都不会在星光熠熠的夜晚和一个奶大腰细腿长的妞在世界的边缘探索生命的秘密。

没有胆量去嬉皮笑脸地面对生活的艰辛,或许心中的那个少年还没有死去,但已经失去了向命运还手的勇气。环首四顾,周围的朋友也差不多和我一样,下了班就是聚会,K歌,打麻将。

我问我自己,是不是我这一辈子就要安于这样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麻将游戏自驾游。是不是我这一辈子就这样做一个傻逼,废物,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奶奶死之前自己写了自己的讣告,葬礼上我们看得泪流满面。可是我呢,读了比奶奶多的多的书,我知道那么多她听都没有听过的知识,去过许多她没有去过的地方,但这样下去似乎我没有人会为了我的讣告唏嘘感慨泪流满面。

不要!我告诉自己,我不要这样的生活!奶奶的时代甚至生活都没有给她留下太多选择的余地,可现在不同,我们的路都是可以自己选的。我告诉自己,热血不能凉,火再小,也要反复燃起。

现在的我或许已不是从前那样,会为了燃血的剧情热泪盈眶的,但我的心里依然有一口冒着热血的泉眼。虽然时常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说你放弃吧,安于现状吧,老老实实的努力做好工作娶妻生子吧。

但热血少年怎能轻易放弃呢?目标会随着年龄随着腰围随着头顶头发数量的变化而变化,但无论何时都可以说走就走,手机没电也不怕。

只要热血不凉,就能不停挥剑杀敌,一往无前,剑锋所指,佛挡杀佛。人群聚了又散,要保持胸腔里的热血又岂会那么简单。欲以梦为马,又怎能贪求车内的舒适。

世俗就像沙漠里不断呼啸的狂风,你要在这大风里喊出你自己的声音。这风很大,我们彼此连名字都听不真切,但是你总要喊,声嘶力竭也要喊,因为不喊就没有了说走就走的世界边缘,就没有了嘴大奶大腰细腿长的妞。

少年,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这一腔热血。你给自己的承诺,拼了命也要实现啊。

如果你不努力,食言了,你成为你以前讨厌的那种人,带着凉透了的血,你走在街上,遇到一个心软的姑娘,腿长腰细奶大嘴也大,她听着别人给她讲的笑话,前俯后仰,你会不会想起很久以前,你给自己的定下的姑娘。

剧本就是这样的,少年。热血易凉,你不努力,那不就把剧本演砸了么。

世界一片黑暗,你的火再小,也不要轻易让他熄灭了啊。

           ——Nothing先生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13 日 12 : 5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