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是我在美国度过的第六个除夕。一早,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收看春晚——不是CCTV播出的那个,而是视频网站Bilibili播出的“拜年祭”。

我从去年3月开始在B站做UP主(B站上的视频创作者),这是第一次看拜年祭。

简单理解,“拜年祭”就是一场大约四个小时的线上春晚,并没有实体的舞台和现场观众,而是通过网络直播(及事后点播)的方式将节目依次呈现在网站上。这些节目是由各路UP主参与特别制作的精品视频,类型涵盖了B站的主体内容:动画、鬼畜、歌舞、音乐等。

从2011年开始,拜年祭成为B站的传统,是很多年轻人期待的春节保留节目。今年的拜年祭直播期间有3772万的人气峰值,事后观看回放的人次预计会达到数千万。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是我在美国度过的第六个除夕。一早,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收看春晚——不是CCTV播出的那个,而是视频网站Bilibili播出的“拜年祭”。

我从去年3月开始在B站做UP主(B站上的视频创作者),这是第一次看拜年祭。

简单理解,“拜年祭”就是一场大约四个小时的线上春晚,并没有实体的舞台和现场观众,而是通过网络直播(及事后点播)的方式将节目依次呈现在网站上。这些节目是由各路UP主参与特别制作的精品视频,类型涵盖了B站的主体内容:动画、鬼畜、歌舞、音乐等。

从2011年开始,拜年祭成为B站的传统,是很多年轻人期待的春节保留节目。今年的拜年祭直播期间有3772万的人气峰值,事后观看回放的人次预计会达到数千万。

将拜年祭比作春晚,可能会让一些B站用户觉得不高兴,认为是在黑拜年祭。但其实,我在这里说的春晚,更接近80年代刚刚诞生时的春晚——那时的“春节联欢晚会”重在真正的“联欢”,还没有被赋予那么多拔高的意义和沉重的功能。

对于真正的“联欢晚会”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创造一个共享的仪式,用高水平的文艺创作,将人们联结起来,共同回顾过去的时光,为新的一年祈福。

B站拜年祭,就是许多年轻人选择参与的仪式,它正在融进一群人的集体记忆。

用一个词总结B站拜年祭,就是“共享”。

视频创作者和观众,使用着共享的语言——也就是所谓的“梗”。无论是视频中出现的金坷垃、王司徒、精灵球,还是弹幕里飘过的两开花、真香、真实、女装、前方高能、文艺复兴,共享的语言就是对彼此属于同一个社群的确认。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当一首撒狗粮的甜歌播出时,弹幕中出现大批的ffffff,只有懂得这个梗的人,才是共享的社群成员。

请输入图片描述

共享的语言还包括共享的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鬼畜、Vocaloid、宅舞、国风……这些在B站上主流的表达方式,是拜年祭的主体内容。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节目,是虚拟偶像洛天依出演的京韵大鼓,歌词内容则是复仇者联盟的故事。能将洛天依调教唱出京韵大鼓本身就令人惊艳,再结合具体内容,更是当之无愧的中美合拍、两开花。

请输入图片描述

拜年祭中还充满了共享的记忆。每年的节目中都会有一个前一年精品视频的混剪,名为“zeitgeist”(时代精神)。观众们可以从中辨认出许多熟悉的人物和画面,打捞过去一年的回忆。本次拜年祭还有两个节目分别致敬了去年离开我们的两位重要人物:金庸和斯坦·李。

在节目之间,还穿插了知名UP主拜年的环节。这些UP主是观众们共享的熟人,大家在弹幕里和他们打招呼的同时,其
实更是向彼此打招呼:嗨,我也是ta的粉丝。

请输入图片描述

如果说以上几点还只是表面的话,那么B站拜年祭更深层的共享则是发生在情感层面——它承载着共享的情感和愿望。B站的主体用户是学生,大家面临着同样的人生阶段,拥有着相似的喜怒哀乐。无论是在“时代精神”混剪中,还是在其他很多节目中,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种属于年轻人的过年情感基调:成长,追随真心,追随梦想,不害怕失败,一直走下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年度混剪视频的台词

从弹幕的许愿中,我们也能看出“考个好大学”大概是出现
最多的主题。正是这种共享的情感和愿望,让拜年祭格外具有黏合力。

请输入图片描述

拜年祭的很多节目创作水平惊人。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所说,B站是中国最像YouTube的视频创作者社区,这些节目则表明,社区里的大佬藏龙卧虎。而观众在弹幕中的参与,也成为了对视频的二次创作,带来了更加有趣的观看体验。

正是在用户群体极强的参与之中(无论参与方式是创作视频,是发射弹幕,还是跟着视频和弹幕一起泪目),B站让用户有了极强的归属感和连接感——很多人会主动为这个“小破站”操心。在拜年祭的视频中,我们看到很多人在谈论制作经费够不够,更有大量弹幕重复着“爱死这破站了”、“此生无悔入b站”。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些都传达着一个信息:B站是我们自己的。

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晚至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细节是:顺应了观众的点播要求,安排李谷一演唱“禁歌”《乡恋》。当时的导演黄一鹤后来回忆说,许多观众在晚会后纷纷来信,称赞中央电视台是“人民自己的电视台”。黄一鹤说,当时,“人民自己的”是最高级的褒奖。

而B站拜年祭之所以打动人心,就是因为它是年轻人自己的联欢,是一群人共享的仪式。

             ——方可成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13 日 12 : 50 AM